雙擊滾動屏幕當前位置:鄉村小說網 > 女生小說 > 愛你眉目如畫 > 章節正文
第一卷第三十二章燈會
“如何做事七妹她自有分寸,不用太子皇兄擔心。太子皇兄還是想想該怎么賑濟災民的事吧。”

    清潤的嗓音中帶著當仁不讓的威嚴,讓百里子騫微微一怔,隨即惱怒上頭。

    “三皇弟忙了幾個月的抓貪除惡,最后所有功勞都歸了本宮,想必三皇弟這時心里不舒服吧。”

    百里徽言像是覺得他的話可笑,便也輕笑了一聲,“或許只有太子皇兄才會在乎這“功勞”二字,臣弟只知道掃奸除惡是身為我離宴國臣子的本職,理應追究徹查到底,如果皇兄堅持這么說,那么臣弟也沒辦法。”

    他笑著低下頭對百里婳說:“走吧,都還沒吃什么東西,三皇兄陪你去吃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隨即便不再理會臉色陰沉如水的百里子騫,帶著百里婳回到了座席。

    百里婳先喝了一口茶,才小聲笑著說:“三哥,你剛才好威武。”

    百里徽言露出得意之色,“那是,你三哥何時不威武。不過……”他隨即苦笑,“等他登基了,不一定會留我性命。”

    他頓了一下,“還有你。”

    剛才的好心情瞬間煙消云散,父皇他身體每況愈下,說不定過幾年就讓位給百里子騫了。

    到時,他們的好日子也就到頭了。

    心底像是壓了一塊大石頭,壓抑的有些踹不過氣來。

    她爭取的再多,將來朝廷變天,只會把她再次打回原形,甚至可能打入地獄。

    如果三哥是太子該多好。

    那她就可以無憂無慮,放開手腳的大干一場。

    如果三哥是太子,那她對將來多了份期待,多了份動力。

    “三哥,你若是太子該多好。”不知不覺間百里婳將心里話說了出來。

    百里徽言聽了此言先是愣了一下,隨即用食指用力的刮了一下她的鼻梁,“你啊你,怎么會這么想?你以為更換太子是多么容易的一件事嗎?即便是父皇也不能輕易廢黜和罷免太子,其一是自古以來有立嫡長子為太子的習慣,這一點是很重要又無法改變的一點。其二是,皇后的母族宮家勢力雄厚,根基盤根錯節,是輕易無法撼動的。而他們,正是太子最有力最直接的后盾。一旦有誰危急太子的利益,他們勢必會群起而攻之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這里面這么復雜啊。

    百里徽言無所謂的笑笑,“好了別想那么多了,真到了那天,三哥帶著你去投奔你蘇大哥去。”

    百里婳手慢騰騰的伸出去摸了塊糕點塞進嘴里,嘴里含含糊糊的應了一句: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兩個人吃飽后百里徽言早早的就出宮了,百里婳回到了只有她一個人的宥蘭宮。

    自從陳嬤嬤死后,百里婳在辛者庫里挑了一個以前犯過錯的丫頭,現在的宥蘭宮里,就她們兩個相依為命。

    百里婳洗漱一番后四仰八叉的躺在了床上,那丫頭也見怪不怪,熄了燈輕手輕腳的歇在了外室。

    如果將來太子登基不放過他們,能逃去江南找蘇無咎,那么這件事似乎也沒那么可怕了。

    百里婳彎著唇角,抱著抱枕漸漸進入夢鄉。

    元宵節這天,民間各地都有燈會。

    京都作為京師,燈會也是頂繁榮盛大的。

    雖然天已經黑了,可是整座城里到處掛滿了燈籠,讓京都宛如白天。

    街上人流穿梭,人人穿著靚麗的衣服,和親朋好友有說有笑,談天說地。

    流觴河里停泊著貴家子弟張燈結彩的一艘艘船只,讓夜幕更添繁華。

    百里婳這次是和百里妗、百里婕一起出宮的,也不知她在打什么主意,出宮竟然會叫上她。

    她們三人只百里妗帶著面紗,畢竟以她的容貌,出現在鬧市很可能會引起人群的騷亂。

    百里婕和百里婳倒不至于。

    流觴河附近最為熱鬧,她們的馬車停到了河邊,幾人下了馬車在河邊漫步。

    “那里好像有個詩會,我們過去看看。”百里妗指著不遠處的亭子說。

    幾人望去,亭子里果然聚滿了年輕公子,各個意氣風發,神采奕奕。

    一位正在詠詩的人突然住了嘴,向著一個方向看去,只見三位妙齡女子正款款而來。

    其中一女子一身綠色的綿衣裙,頭上簪著同色的流蘇簪子,一頭墨發如瀑,姣美可人。

    另一女子容貌打眼一看只覺得清秀親切,再看會發現她的五官樣樣精致,并帶著能掐出水的水嫩,靈氣十足。

    而她們中間那位女子,用白色紗巾蒙著面,一時引起了大家的好奇。

    那兩位女子容貌如此出眾,不知中間因為會是何等貌美?

    楚酒歡一眼就認出百里妗來,忙不迭的站了起來,他知道她們幾位的身份不能隨意暴露,只對同僚們揮了揮手,“你們繼續,我去去就來。”

    在一幫人的起哄聲中,楚酒歡硬著頭皮向她們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他先不受控制的看了一眼百里婳,見她正微有些發愣的看著河上,并未看他。

    楚酒歡收回視線,“楚某見過四公主,六公主……七公主。”

    百里婳聽到他的聲音,這才回過頭來,卻見少年高大的身影正籠罩在百里妗面前,含情脈脈的看著她。

    百里妗輕笑,“楚公子免禮。我還未謝謝你那日送給我的玉佩呢。”

    百里婕猛的怔了一下,看向楚酒歡。

    她終于明白百里妗為什么會今日出宮,她怕是早就知道楚酒歡會在這里參加詩會,然后帶著她來戳穿她。

    她猛的抓緊手里的帕子,一時心提到了嗓子眼。

    楚酒歡知道了她并未將東西轉交給百里妗,那對她的印象不就差到了極點?

    不行!

    到時她只能一口咬定百里婳根本沒有把東西交給她不就行了。

    想到這里,她忍不住瞪了一眼百里婳。

    楚酒歡頗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英俊的臉頰在燈火下勾勒出溫柔儒雅的弧度,“是那日楚某唐突了,送那樣的東西給您,也不知道有沒有給您造成麻煩。”

    雖然隔著面紗,可還是能看出百里妗笑了,“一個祈福的玉佩,何談唐突。是楚公子有心了。”

    楚酒歡微微一愣,“祈福?”他茫然的笑了笑,“楚某還不知道那枚玉佩還有祈福的含義。”

    這時百里婳也看了過來,正好看見百里妗拿起腰上掛著的玉佩,在楚酒歡面前俏皮的晃了晃,“這不是祈福的,還能做什么用?”

    楚酒歡看著那枚玉佩頓時眼睛睜大,這哪里是自己送給她的玉佩?

    他豁然看向百里婳,而百里婳瞥了他一眼后看向百里婕,“六姐,這是怎么回事?我明明交給你的玉佩是刻著一個“楚”字的傳家玉佩,怎么四姐收到的是這枚玉佩呢?”

    百里婕頓時瞪了過去,“放……你說謊,你什么時候交給我的帶著“楚”字的玉佩,明明是四姐腰上掛著的這枚!是不是因為你傾慕楚公子,私藏了他要交給四姐的信物?”

    百里妗吃驚道:“楚公子想要送給我的是……你的傳家玉佩?”

    楚酒歡還淪陷在百里婕剛才的話里,聽見百里妗軟綿綿的聲音,神色有一絲不自然。

    他答道:“是,那天楚某確實讓七公主帶楚某給您轉交我楚家家傳玉佩,楚某后來一想覺得這樣做實在太唐突了,便后悔莫及。既然公主沒有收到,可否當做什么也沒發生?”

    百里妗微微一愣,顯然沒想到楚酒歡此刻竟然退縮了。

    面紗下的臉頰已不帶一絲笑容,只淡淡說:“既然楚公子說什么也沒發生,那便什么也沒發生吧。”

    楚酒歡感激的點點頭,“那楚某不打擾了。那個……七公主可否借一步說話。”

    百里婳站著沒動,她可不想在此惹眾怒。

    楚酒歡忍不住咬牙,“七公主,那枚玉佩你總得給楚某一個交代吧?”

    百里婕擔憂的神色瞬間變成幸災樂禍,而百里妗顯然也演完了戲,對于這種追求者,還是盡量保持距離和高度,對方才會一直仰慕追崇自己。

    便說:“七妹,這件事確實是你做的不對,去和楚公子解釋清楚吧。”

    說罷轉過身向著馬車走去。

    “四皇姐,你相信我,百里婳真的給我的就是這枚玉佩,我沒有作梗。我覺得,定是這丫頭想挑撥我們的關系,才調換了玉佩。”

    百里妗在面紗下冷笑,聲音一如既往的柔軟,“我自然是信你的。”

    見她們轉身離去,楚酒歡一把拉住百里婳的手腕,帶著她來到一處人少僻靜的地方。

    而百里婳竟也被他拉哪走哪,沒有反抗,眼睛一直盯著河里那艘最大的花船。

    “把玉佩還給我!”

    楚酒歡手心向上伸向百里婳。

    百里婳收回視線,愣愣的看著他的手掌,完了蹙著眉說:“我拿你的玉佩干什么?我真的給了六皇姐。”

    “你為什么不能拿?”他的聲音驀然透著一絲意味不明。

    百里婳有些心不在焉,只聽到他字面的意思,頓時莫名奇妙,“你有病吧。我拿你那破東西干嘛!”

    楚酒歡頓時火了,“對你來說那是破東西?”

    百里婳話后意識到自己說重了,語氣軟了一些,解釋道:“好了好了,不是破東西。只是那東西對于傾慕你的人來說自然是無價之寶,可對于普通人來說,它確實沒什么價值啊。”

    楚酒歡給氣笑了,“沒價值?那玉可是上好的和田玉……”等等,為什么要說這個?

    他說:“既然你那么喜歡,就送給你了。”

    百里婳簡直無語,怎么給還真以為是她拿了啊,她是那種見財起意的人么。

    這個書呆子!!

    百里婳忍不住抬起腿踢了一腳他的腿彎,楚酒歡莫名的沒有生氣,低頭看向她時,卻見她忽然停住了動作,一雙眼睛睜圓,整個人仿佛靈魂出竅般的輕聲喊了句:“蘇大哥。”
上一章   返回目錄   下一章
 推薦的小說: 鄉村欲愛   鄉村女教師   師娘的誘惑   鄉村活寡   鄉村獵艷記   愛你眉目如畫小說   愛你眉目如畫全文閱讀  
d88尊龙 - 旧版尊龙人生就是博www.d88.com